特別通告

堂區聖堂(適用於附屬堂區的「彌撒中心」—下同)由本年十月二日(星期五)起,可恢復舉行平日彌撒,並由十月四日(主日)起,可恢復主日彌撒。在彌撒中,信友可領聖體。

閱讀全文...

堂區聖堂(適用於附屬堂區的「彌撒中心」—下同)由本年十月二日(星期五)起,可恢復舉行平日彌撒,並由十月四日(主日)起,可恢復主日彌撒。在彌撒中,信友可領聖體。

收起 ▲

堂區歷史簡介

玫瑰堂百載話舊

位於漆咸道的玫瑰堂是九龍區歷史最悠久的聖堂,落成至今剛剛一個世紀。根據德若翰神父(Spada, Giovanni M. 1867-1950)的記載,由於庚子義和團事件,英國於一九零零年從印度調派了幾營軍隊到香港,駐紮於九龍。為了軍隊中約一百名天主教徒及其他教友的需要,德神父便借用了嘉諾撤修會的場地,於主日上午八時舉行彌撒。

由於尖沙咀區不斷的發展及人口迅速的增加,遂於一九零一年間在該處建築了一所可容納八百人的小聖堂。到了一九零二年,雖然駐兵已返回印度,但住在尖沙咀的外籍人士,尤其以葡萄牙藉教友的不斷增加,小聖堂的地方便不敷應用。一九零三年十月,葡萄牙籍教友甘曼斯醫生(Dr. Anthony Gomes)慷慨捐款興建新聖堂,並獲得嘉諾撤修院讓地,一九零四年十二月十日,由香港副代牧翟神父(Fr. De Maria)為新聖堂舉行了奠基祝聖儀式。

玫瑰堂遂於一九零五年五月八日落成,由翟神父主持祝聖及開幕禮。聖堂的碑石以拉丁文寫著:「因耶穌基督之名副代牧翟伯祿神父隆重地放置此基石,一九零四年十二月十日。」

玫瑰堂起初建成的時候,當時的漆咸道原本名為德輔道。至一九零九年三月,由於港島已有德輔道,為避免混淆,當時的港督盧吉將街道的名稱更改為漆咸道,是為紀念策劃興建尖沙咀九廣鐵路的工務司漆咸先生。

自玫瑰堂一九零五年落成以後,教堂的設施不斷獲得改善,大理石的祭台取代了原有的木祭台。一九一三年加建聖堂兩側的通道及祭衣房。玫瑰堂的大鐘曾在日本佔領香港期間賣了出去,到了一九四八年才獲得一位意大利的藝術家慷慨捐贈補置,後來還建造了露德聖母岩。聖堂的禮堂則於一九四七年六月落成啟用。玫瑰堂亦於一九四九年一月升格為堂區。由於戰後大量難民湧入和不斷增加的教友,聖堂的加建工程於一九五零年聖誕節完成。

教堂的現貌是一九九零年間的維修工程後所完成的。現代的屋宇裝備設施,為教友提供了一個舒適的禮儀空間。聖洗池的配置及室內的裝飾,均反映著第二次梵蒂崗大公會議對禮儀空間上的精神。為了慶祝堂區落成百載,大型的維修及改善工程,以及禮堂的翻新,於二零零三年間完成。

玫瑰堂的設計,是典型的哥德式建築。原本的平面設計採用羅馬公共會堂(Basilica)的模式。一九五零年擴建中廊(Nave)之後,教堂的平面更呈拉丁十字形,長長的中軸經過聖洗池而導向祭台後方的半圓形聖所,象徵著生命的旅程,通過死亡而達永生。

尖券、飛扶壁、三分式的尖頭窗、尖頭拱門和尖塔等都是哥德式建築中的必要元素,增強了建築主體的垂直性,令信友不期然的舉心向上,與主相遇。哥德式的尖拱建築技術及大跨度的半圓形木桁架結構,既可提供一個寬廣高聳的空間,亦可以減輕牆壁的體量,因此門窗可以變得更多、更寬和更高。光線經由嵌滿彩色的玻璃窗射入,使聖堂內部的禮儀空間莊嚴而富於美感。

玫瑰堂被古物諮詢委員會評為一級的歷史文化建築,反映著它的建築特色,並見證著教會不斷的發展及更新,更特顯它在尖沙咀區百年歷史變遷的重要性。

2020年初,主任司鐸顧嘉靈神父積極籌劃及重塑聖道明及聖加大利納聖像,重置於聖堂祭台龐貝聖母像兩側。兩尊聖像在今年10月3日堂區主保瞻禮及慶祝建堂115周年的感恩祭中祝聖。

刊登於 24-09-2019 (修訂於 31-10-2020)